杏吧_性吧_sex8_杏吧有你春暖花开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

选择推广文案

【纯情娇妻绿帽公】【第63部分】【作者:佚名】

https://www.wechatilne.space/?x=0

×
加入VIP
来啦
3898
查看: 675|回复: 1

[转帖] 【纯情娇妻绿帽公】【第63部分】【作者:佚名】

  [分享提现领取免费VIP]

等级:Level 14

9825

主题

1万

帖子

1万

积分

Level 14

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

积分
19384

杏之书吧-书之转帖高手

 楼主| 发表于 2024-2-11 07:25: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

杏吧有你,春暖花开!马上注册,看更多精彩内容!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whitewolf 于 2024-2-11 09:15 编辑

  
微信、浏览器扫描下载杏吧APP
  我艰涩地说:“不,我不想,你是我老婆,我不可能眼看看着你掉入火坑,过那种生不如死的生活。但,如果是你自己的选择,那我只能是尊重你的意愿。”我耳边又响起了琴儿刚才和经理做爱时的声音:“啊……别抽……插进来……我做……我答应你……快点插我呀……呜……好难受……快给我……好……我做……我做你小老婆……天天给你操……啊……快点……啊……”自己心爱的未婚妻,如果真的愿意做别人的小老婆,天天给他操,那我,只能是黯然离开。

  琴儿凄然地望着我,两行清泪滑下,“你……你为什么要这么说?你是不是嫌我脏?不要我了?”

  我坚定地说:“不,我仍然那么爱你,还是那么爱你,只要你选择继续做我老婆,我就有办法使你躲过这场灾难。但,前提是你的选择,我尊重你的选择。”

  琴儿徒然爆发了,对我怒吼起来:“我的选择,我的选择,开口闭口都是我的选择,你就不能帮我选择吗?难道我选择做他的小老婆,你也眼睁睁地看着吗?好,既然如此,那我就选择做他的小老婆,你自己看着办!”

  我一屁股坐在地上,一时间万念俱灰心丧若死,心里其实知道琴儿是在说气话,但我还是觉得伤心失望。哈哈,我深爱的未婚妻,亲口说她想要去做别的男人的小老婆,而那个男人,只不过是她昨天才刚认识的,哈哈……哈哈哈……我神经质般笑了起来,真是可笑,哈哈哈,两年的感情,居然败给了八次做爱!

  琴儿脸色苍白地望着我,我慢慢站起来,认真地对她说:“你再说一次?不要跟我开玩笑,我是很认真的,只要是你的选择,我就尊重你的意愿,只要你选择去做他的小老婆,我就只能祝福你,我不会勉强你留在我身边。”

  琴儿被我吓到了,哀伤地望着我,脸上不停有泪水滑下,想要说话,却怎么都说不出口来。

  旁边的菲儿看不下去了,走过来一把推开我,“你做什么?嫂子的意思你还没听出来?她是想要你替她选择呀,你疯了?这都不明白?”

  “不,我要她亲口说出来,她的选择是什么。”我一字一句地说,格外的认真,仿佛那是个关系重大的问题。

  “好了好了,你先出去,我来跟她说。”菲儿把我推出门,然后关门把我留在门外。

  望着关上的房门,我怅然若失,难道,就这样了?两年的感情敌不过八次做爱?就这样结束了吗?难怪别人都说:爱,是做出来的。还有人说:通往女人心里的最短距离是阴道。

  我脚步沉重地向电梯走去,按了电梯,却没有进去,任由电梯门打开又关上,最后来到消防通道的楼梯上坐着,脑海里一片空白。

  也不知道坐了多久,我才回过神来,或许,我太一根筋了,琴儿的意思明明是要我替她选择,但我却非要逼着她自己选择。不,我不是一根筋,而是被她和经理做爱时的话给深深刺激到了,她叫他作主人,哭喊着求他操她,亲口答应做他的小老婆,给他天天操……虽然这些都是她在意乱情迷的时候说的,但不代表不是她的心声,她或许是真的希望天天被他操呢?她刚才还亲口承认了,他很会玩,被他玩得很刺激很过瘾……她或许爱上了那种被他玩的感觉,真的想要天天给他玩。

  我心灰意懒地站起来,像一具行尸走肉般走到楼下,在酒店周围找了个小饭店,进去点了两样菜和一瓶白酒,打开酒就狂灌了起来。

  一瓶白酒很快就下了肚,醉醺醺地想要再点一瓶,却知道现在还不是买醉的时候,坐在那里发呆。琴儿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她自从被宋老头破处后,就象洪水开了闸,短短几天内就已经和十几个陌生男人做爱了,在菲蓉那里的几天,还可以说是受了菲蓉的怂恿,但和经理呢?她为什么会对经理这么着迷?哦,对了,她是因为看到我和菲儿在一起,所以受了刺激,吃醋了?

  再加上相信了经理关于换妻的鬼话,所以她才对经理予取予求。

  想到这里,我更加痛恨自己,为什么不早点跟她说清楚?一拖再拖,以至于白白便宜了经理那个老畜生!不行,我不能就这么放弃,如果就这么把琴儿推给经理那个老畜生,她以后的生活将惨不忍睹,而我也将痛不欲生!

  随手丢下几张钞票,我踉跄地找到一间药店,进去买了一盒毓婷。回到酒店房间,我把药递给琴儿,然后颓然倒在了床上不省人事。

  睡梦中,琴儿哭喊着求经理快点操她的声音一直在我脑海里徘徊不去,琴儿被宋老头破处的画面也不停在我脑海里闪现,我还想起了琴儿说过想要为宋老头生儿子的话……醒来时我脑袋昏沉头痛欲裂,知道自己迷迷糊糊中说了很多醉话,但却想不起来说了什么,只知道琴儿的声音一直在耳边安慰着我。

  琴儿看我醒来,给我倒了杯开水,我一口气喝完,才感觉好点。

  望着身边的琴儿,我歉疚地对她说:“对不起,我不该逼你。”

  琴儿泪眼朦胧地望着我,摇摇头,“我知道,你刚才都说了,我知道你什么意思了,不怪你。”

  我傻傻地问:“我刚才都说什么了?”

  琴儿摇摇头,含泪不说话。我再望望菲儿,她却是一脸的怪异神色,也没说话。

  见这样,我也没心神再探究这些,看看时间,已经到中午了。时间紧迫,我决定长话短说,尽快把事情安排好,“琴儿,这样,等一下我们就回去,回家后你立即和宋爷爷他们回老家,我会安排车子送你们过去。记住,至少要在他老家躲两个月时间,而且不要使用身份证,尽量少出门,不能让人查到你的行踪。记住了吗?”

  琴儿点点头,“你呢?你不一起去吗?”

  我摇摇头,“不,我还有事要做,不能陪你一起了,你一定要注意安全,特别要留意不要给警察留下任何蛛丝马迹。”我也想跟琴儿在一起,但,我的目标更大,跟她在一起,只会连累她,会给她带来更大的危险,我不能冒这个险。

  琴儿犹豫了一下,还是点头答应了。

  我让她们赶快收拾行李,这时候才发现琴儿的行李还在经理房里,她只披着一条浴巾就被我拉到这里了,现在浑身上下就只有一条浴巾,而且菲儿也还有很多行李在经理房里,当初他送到医院的只是一部分换洗衣服,菲儿的证件和其它行李都还在经理房里。我不禁傻眼了,这样子怎么出门?等一会还要坐飞机呢,没有衣服还可以穿菲儿的凑合一下,但没有证件,却没有办法坐飞机。回经理房间拿?那岂不是打草惊蛇?

  然而却没有任何办法,没有证件无论如何都跑不掉,最后只能硬着头皮和菲儿、琴儿一起去经理房间,看看能不能拿回琴儿的行李,幸好菲儿还有经理房间的门卡。

  小心翼翼地开门进去,客厅里没人,隐约听到卧室里有轻微的鼾声,老混蛋,昨天下午至今天早上短短时间内干了琴儿八次,肯定是累坏了,正在补眠,怎么不得马上风?

  菲儿进房就手脚麻利地开始收拾行李,琴儿的行李就在客厅里放着还没拿出来,我提着就想走,可是琴儿却低声对我说:“等等,拿他手机。”说完径直走向卧室。我一愣,对呀,他照了不少琴儿的艳照,早上还给我看了几张来炫耀来着,他手机里肯定还有不少,露脸的肯定有,说不定还会有视频。

  这么重要的东西可不能落在他手里,我连忙也跟着进去。

  一进卧室,一股浓重的腥骚味扑鼻而来,闻着这特别的味道,我心中恍惚,脑海里不禁浮现出琴儿在这里被经理操得高潮连连不停喷出淫液的画面。我晃晃头,把那不合时宜的画面赶出脑海,仔细打量起卧室来。

  卧室里的床头柜和天花上都亮着橘色的灯光,虽然不算明亮,但也并不昏暗,手机就放在床头柜上充电。卧室里暖气很足,经理就光着身子四仰八叉地躺在床上睡觉,肥大的肚腩高高隆起,胯下的鸡巴软软地耷拉着。就是这条鸡巴,前几天还和我一起插过菲儿的身体,昨晚和今早又插进琴儿阴道里抽插直至射精,足足干了琴儿八次,把琴儿一次次地送上高潮!我看着这条丑陋的鸡巴,再望望琴儿妙曼的身影,不禁口干舌燥起来,心中浮现出一个荒唐的想法:如果,他在我面前干琴儿,他这条鸡巴在我近距离的视线里插入琴儿的阴道里抽插,那会是种什么感觉?

  琴儿拿起手机,拔开充电线就想往外走,拔掉手机充电线时手机的提示音虽然很微小,可是在如此寂静的环境中却显得是如此的清晰入耳,我被吓了一跳,琴儿也愣了愣,两人都不禁转头盯着床上熟睡的经理。好在没有吵醒经理,他的鼾声停了,伸手抓了抓鼻子,又睡了过去。

  两个人蹑手蹑脚走出卧室,琴儿把玩了一阵手里的手机,无奈地低声对我说:“屏幕锁了打不开,指纹解锁的,你等等我,我进去拿他手指开锁。”

  幸好是指纹解锁,幸好他睡着了,希望琴儿拿他手指解锁不会弄醒他,我悄悄走到卧室门口探头望进去。

  只见琴儿慢慢走近床边,弯腰探身慢慢拿起经理右手,同时把手机指纹槽凑过去,在经理食指上轻轻按了一下,翻过手机查看,没开锁,应该不是那个手指了。再试中指,也不是,拇指,还不是,琴儿不死心地再次试了一次几个手指,仍然打不开,看来不是右手,,琴应该是左手了。

  琴儿慢慢放下经理右手,悄悄走到床的另一边,想要如法炮制。但问题来了,床太大,经理靠着门口的床边睡着,琴儿站在里侧床边,弯腰探身过去却够不到经理的左手,这可如何是好?

  琴儿试了几次都够不到,还差点失去平衡扑倒在床上,不得已,她只能轻轻抬腿跨上床,柔软的床垫顿时下陷,发出一阵响声,把琴儿吓得一动不敢动。

  过了一阵,见经理还在熟睡,琴儿松了口气,另一个脚也跨上床,双手撑在床上慢慢跪下来,这个过程中不可避免地又发出了一阵响声和床垫的晃动,可是琴儿已经没办法了,只能硬着头皮想要快点搞定手机。

  我在门外也被琴儿的动作吓得大气都不敢喘,这小妮子,太大胆了,居然敢爬男人的床!如果经理这时候醒来,会发生什么事?会不会以为她想要和他睡觉而把她当场正法?我心中不禁怦怦直跳起来。

  琴儿总算慢慢平衡了身体,跪在床上弯腰用手肘撑在床上,慢慢拿起经理左手,也许是紧张,又也许是害怕,琴儿居然手滑了,左手拿着的手机居然掉到了床上,发出轻轻的一声“啪……”的声响。

  声音虽然不大,但睡梦中的经理仍被近在咫尺的这一声响声惊醒,他身体一震,揉了揉朦胧的睡眼,看清了跪趴在身侧的身影,惊喜地道:“小……小琴?你……哦,你回来了?来,快来睡觉。”一边说着一边翻身伸手抱着琴儿的身体按在床上。

  琴儿明显已经被吓傻了,不知所措地任由经理抱着倒在床上,等到经理肥大的身体压上去,她才如梦方醒般小声争辩:“不……不是的……别这样……放开我……不要啊……”她刚才不敢吵醒他,现在他醒了,她也许是一下子没有醒悟过来,居然还是这么低声软弱地争辩,听起来不象是拒绝,倒象是在调情了。

  我在门外听着是一脸郁闷,这么小声,难道是怕被我和菲儿听到?

  经理戏虐的声音响起:“呵呵,还害羞呀,又不是第一次了,怕什么,来,亲亲。”

  琴儿着急地摇头,仍然很小声:“不,不要,放开我,我是……唔……唔……嗯……嗯……”原来经理的大嘴已经封上了她的樱桃小嘴,把她的拒绝堵在了喉咙里。

  我傻傻地看着娇小的琴儿被经理肥大的身躯压在床上,看着琴儿双手无力的推拒着,看着琴儿光洁的双脚在床上乱蹬,一时不知道如何是好,进去救她?那就难免会和经理发生冲突,不利于后面计划;不进去救她?难道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琴儿被他再次污辱?我一时进退两难。

  经理一边吻着琴儿的小嘴,一边在琴儿身上的浴巾上拨弄几下,就解开了围在她身上的浴巾,粗手盖上琴儿的一侧乳房肆意揉捏起来,象揉面团一般把琴儿的大奶子揉出各种形状。不久,琴儿粉红色的乳头就充血勃起,在经理的大手下晃悠着。

  琴儿的挣扎慢慢软弱下来,手不再推拒经理,而是变成了静静搭在经理双肩,雪白光洁的双腿也不再用力乱蹬,而是难耐般和经理毛茸茸的双腿绞合在一起轻轻地摩擦着,喉咙里的抗议已经变成了闷闷的哼声……我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这一幕,难道,我心爱的未婚妻,在别的男人身下,这么快就动情了?难道,和经理亲热,就真的这么舒服吗?舒服到她连我就在门口看着都忘记了?这么快就进入了忘我的境界?

  经理吻了一阵,抬起头来望着身下的美人儿,见她闭着眼睛鼻息急促,得意地问:“小老婆,是不是想老公我了?”

  琴儿幽幽睁开眼睛,看清了眼前的肥胖经理,低声争辩道:“不……不是的,我是来……哦……别摸……嗯……别这样……放开我……啊……”话还没说完就急促地呻吟起来。原来经理的右手已经摸到了她下体,手指插入她三角地带在她阴部抠摸起来,大嘴也低头叼住了她的一侧乳房,顿时令琴儿语不成声,只剩下了急促的喘息和娇媚的呻吟,双脚也慢慢张开,方便经理的大手在她阴部的活动。

  很快,琴儿的下身就响起了“滋滋滋……”的水声,显然琴儿已经淫水泛滥了,在经理的抠弄下流出了大量的淫水,沾湿了她的整个阴部,也沾湿了经理的手指和手掌,在手指的摩擦下发出淫靡的声音,还可以看到琴儿的屁股一挺一挺地配合着经理手指的摩擦。

  我心情复杂地看着眼前这一幕,难道,我的未婚妻是个淫荡的女人?她在经理的淫弄下已经忘乎所以?还是她早已经臣服于经理,对于他的淫弄无法抗拒?

  经理玩了一阵,抬头望着身下小美人那娇媚的样子,不禁色心大动,低头再次吻上琴儿双唇,这次动作却粗鲁了很多,大嘴用力地吸吮着琴儿双唇,发出响亮的“啧啧啧……”声,琴儿闷闷的呻吟声更加急促了,双手抱着经理头部,主动张开嘴迎接经理的舌头。

  两人激烈地热吻一阵,经理抬起头来又去吸吮琴儿奶子,右手在底下加快速度抠挖琴儿下体,中指和无名指插进阴道里,用手掌包住琴儿阴部,急促地抖动手腕,手指也就快速地抽插着琴儿的阴道,引得琴儿的娇喘呻吟更加急促更加销魂了。

  经理正在玩弄我心爱的未婚妻,而我的未婚妻,在明知道我就站在门口的情况下,没有开口叫我去救她,也没有坚决地拒绝,只轻微地推拒了几句就沦陷了。她仰躺在床上任由经理趴在身上轻薄自己身体,双眼微闭鼻息急促,微张的红唇上还残留着经理的口水,喉咙里发出急促的呻吟啼叫,双腿大张地任由经理大手在自己下体抠挖抽插,甚至还挺动下体去迎合他的手指……我站在门口看着床上淫靡的这一幕,由于经理是背对着门口,床又低矮,我等于是站在床尾近距离看着这一切,所有的细节都尽收眼底。

  正看得入神,背后一个柔软的身体贴上来,我被吓得一哆嗦,才醒悟过来是菲儿,她在客厅里收拾行李,也被卧室里的动静吸引了过来。她抱着我的腰,头搁在我肩头上静静地看了一阵,在我耳边轻声问:“怎么办?你不进去救她吗?”

  我摇摇头,低声回答:“这是她的意愿,她的选择。”说到这里,我的心剧烈地疼痛起来,是啊,这是她的选择,早上我还在逼她在我和经理之间作选择,现在有答案了,很明显她的选择是做经理的小老婆!也许她根本就不想离开这里,她所谓的拿手机、开锁,会不会是她故意的?目的就是为了吵醒经理好让经理阻止我带她离开?为什么会这样?难道她已经离不开经理了?

  她会不会真的离开我?

  纷杂的念头闪过,我痛苦地抚着胸口,脸上流下悔恨的泪水。都怪我,明知道经理对琴儿有念想,为什么就不提前给她打预防针让她防着他?明知道琴儿因为我生病联系不上我而辗转联系上了经理,为什么我却没有丝毫警惕?明知道琴儿对我生病的事很是紧张想来照顾我,为什么我就没想到经理会私下诱惑她过来?

  菲儿紧紧地抱着我冰冷的身体,试图用她的体温温暖我,玉手轻抚着我的胸膛,挪动脚步想要把我拉离现场。我固执地站在门口不肯离开,不,我不能离开,我要亲眼看着这一切,因为这一切都是我亲手造成的。如果现实是一把锋利的刀,那么就让这把刀,把我刺穿把我割裂,让淋漓的鲜血来洗刷我心中的悔恨吧!

【未完待续】

字数:5,237

  

打赏

参与人数 1贡献 +15 收起 理由
whitewolf + 15 [评分]自定义打赏留言~

查看全部打赏

————————————————————————————————————————————————————————————————————————————————
【如何成为杏吧13级会员(永久VIP)】【后宫导航,宅男首选,收录百大成人网站】【回家205.com】永久中文网址
回复 + 3贡献

使用道具

等级:Level 14

杏聊群管理員

112

主题

12万

帖子

2万

积分

Level 14

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

积分
26466

青铜会员玄铁会员灌水之王火眼金睛高级群活跃峥嵘岁月建设巨匠白银会员建筑大师德隆望尊德高望重辉煌荣誉终身成就黄金会员

发表于 2024-2-11 11:48:45 | 显示全部楼层 |
经理玩弄未婚妻,而这一切都是我亲手造成的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上传中...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X
TOP 加入VIP
签到中心
杏吧小说
( RMB)购买成功!!
×
百年杏吧看书送VIP金鼎财富犀牛跑分杏彩體育杏彩娱乐摩臣娱乐杏耀娱乐杏吧APP后宮导航

Twitter|纸飞机|广告商务|加入我们|2257|DMCA|Archiver|杏吧-华语第一成人社区

GMT+8, 2024-3-3 23:55

分享推广,薪火相传 杏吧VIP,尊荣体验